千亿电价附加收费 清理待何时?


?

原标题:1000亿电价附加费何时结算?

一般来说,工业企业用电较多,电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更大。一家硅材料生产企业的负责人说,硅材料消耗大量电力,电力成本占生产成本的三分之一。该公司每年用电近6亿千瓦时,每年支付约2500万元相关资金。相比之下,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利润分别只有1500万元和2000多万元。

“这个重大水利工程的建设资金已经削减了一半。不幸的是,腾出的电价下调空间被分配给了普通的工商业家庭。我们的工业企业没有被触及。”谈到7月1日水利建设基金的下调,内蒙古庐阳节能材料有限公司的员工有些失望。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清理电价的附加费用,降低制造业的电费。对许多工业企业来说,这是一个主要的好处,因为它们使用大量的电力,电价的附加费用也不小。现在的问题是,这笔费用何时才能真正结清?

“我过去没注意过,但也不少”

在过去的几年里,国家大力推进清理工作,降低了相关企业的收费,电费附加费也不例外。2017年5月,取消了53年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根据当时全国销售的电力,每年为整个社会节省了300多亿元电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资金下调三次,水库移民扶持资金下调25%,每次下调可为企业节约数十亿元。

电力企业的一些领导和专家认为,早期的费用结算政策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目前国内附加收费随着电价的征收仍然较多,两个主要特征保持不变:

附加收费总量较大,占工业企业用电成本的很大比例。

“我过去没注意过。这是相当多的。”内蒙古某企业负责人拿出7月下旬上交的电费账单,逐一清点:6月24日至7月25日,公司共支付电费882.73万元,其中附加费81.5万元。

一般来说,工业企业用电较多,电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更大。一家硅材料生产企业的负责人说,硅材料消耗大量电力,电力成本占生产成本的三分之一。该公司每年用电近6亿千瓦时,每年支付约2500万元相关资金。相比之下,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利润分别只有1500万元和2000多万元。

社会用电量逐年增加,附加电费总额也在增加。

长期研究电价政策的长沙科技大学副校长叶泽(Ye Ze)表示,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工业化取得了快速的进步,社会用电量大幅增加。例如,2010年全国用电量为4.19万亿千瓦时,2018年增至6.84万亿千瓦时。企业缴纳的电费附加费总额也从500多亿元增加到1800多亿元。

如果最后期限被延长,它将被延长;如果最后期限改变了,它将被延长。

导致公司反复抱怨的关税附加费有什么问题?

首先,要收集的项目太多,时间太长,范围太广。

以电价支持电力行业发展,收取一定费用是国际惯例。然而,国外一般对特殊课题征税,金额少,时间短,范围相对狭窄。据中国电力学会前副总工程师蔡国雄等专家表示,中国的电价附加费项目比其他国家多。目前,仍有4项重大国家水利工程建设资金、中央和地方水库移民扶持资金、农村电网贷款偿还资金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资金。

在上述项目中,有些花了太长时间才收集到。例如,从2001年1月1日起收取的还贷资金最初暂时收取,为期5年,但一再推迟,目前仍在收取。为专项筹资而增加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8年内不征收,同年将再次征收主要水利建设基金。此外,每个项目的范围往往太广,无法覆盖全国或大多数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一些商界领袖说,过去,中国的发展水平低,财政资源薄弱。在特定阶段征收相关费用,对缓解财政支出压力、支持重大项目建设、促进产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既然该国的财政资源已经增加,相关的额外费用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它们应该尽早离开。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个标志前停下来,甚至一个接一个地走?

第二是附加费的征收和使用缺乏透明度,以及相关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具有任意性和不公平性。

一些用电和供电企业的领导和专家表示,附加电价属于行政收费,每年征收数千亿元。但是,多年来,各地都没有公布支付主体、支付金额和具体资金投入。这很容易成为一个没有监管的“糊涂账户”,也违背了电力市场的改革方向。

与此同时,由于行政收费不够强制性,电力公司在支付与否方面仍有一定的酌处权。一家省级电力公司的部门负责人表示,电价附加费一直由电力公司收取,但缺乏有效的收取方法。一些联网的自备电厂经常拖欠,债务不断增加,去年年底拖欠总额达到19亿元。

内蒙古电力公司一位部门负责人表示,根据现行政策,支付相关附加费用是电力用户必须履行的义务。不支付是对社会责任的逃避,也形成了与支付企业不平等竞争的局面。

收支平衡,稳步清理,加快电价改革。

供电企业和政府部门的一些领导认为,需要从各个方面推动电价附加费的清理工作。

金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侯韩愈表示,电价附加费已经征收多年,金额不小。许多不发达地区财政资源有限。为了保证他们的收入和支出,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依赖。清理得太快会加剧财务压力。随着电力市场改革,有必要进行总体规划。这是各地首先要考虑的基本原则。

专家们表示,应加快税费改革的步伐,提高附加费征收和使用的透明度。如果确实需要额外费用,最好以税收的形式征收。行政收费只依赖一个通知,这通常是任意的。税收必须严格按照程序进行,并更加规范。欠款也将依法受到惩罚。例如,新能源发展基金可以包括环境税。

同时,应重新整理每项收费的目的和任务,并根据当前情况重新处置收费。腾出的空间不应尽可能用新物品“填满”,以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今年12月31日,原主要水利建设基金征收期满,建议按原征收办法如期取消。

此外,目前农村电网的管理体制也发生了变化。其中大部分已纳入省级电网企业,并与城市电网整体发展。许多地区的设施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鉴于上述情况,应结合农村电网改革的进展和各省的还贷模式,逐步停止征收农村电网还贷资金。

一些商界领袖和专家指出,外国电力供应遵循市场化的逻辑,价格由供需决定。相比之下,国内电力定价机制的行政色彩仍然很强,政府更倾向于简单地征收附加费,以弥补成本差距。在此背景下,加快电价改革,形成市场化定价机制是解决电价附加问题的最佳途径。

中国电力研究院前副总工程师蔡国雄表示,阶梯电价、峰谷差别电价的实施,甚至电力期货和现货交易的试行,都可以使电价更真实地反映发电成本的变化和供求的波动,也可以充分考虑环境保护因素。它不仅能激发电力市场的活力,还能促进企业节能降耗,还能带动智能电网、储能等相关新兴产业的发展。

(责任编辑:DF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