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扮算命大师诈骗百万”案退回重审 11月4日开庭前会议


?

李安琪和张馨月是一对“永远存在”的90后女友。后来张馨月认定李安琪冒充算命先生,通过微信骗取了他100多万元。2017年12月28日,李安琪被一审判处10年监禁。法院否认了这一欺诈行为,并认为张馨月错误地指控李安琪对判决提出上诉。

2018年9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认定本案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李安琪的母亲坚持说她的女儿是无辜的,她的律师徐鑫总是为她的无辜辩护。

几天前,《北京青年报》的一名记者从李安琪的母亲和她的律师那里得知,将于2019年11月4日召开审前会议。

90后最好的朋友反对张馨月说李安琪冒充算命师诈骗

李安琪和张馨月是90后最好的朋友。他们都在澳大利亚学习,已经认识8年了。他们非常亲热。毫不奇怪,2016年3月28日,张馨月向警方报案称,李安琪伪装成算命师骗取了他150万元。

张馨月报道说,2015年底,李安琪告诉她,她认识一个能通过水晶阵列算命的香港算命师,她相信了。所以她从网上转账3000元给李安琪。李安琪帮她找了个算命师,给了她一个水晶手镯。

从2016年1月开始,李安琪将告诉张馨月算命人的微信号,让张馨月与算命人聊天。当张馨月看到算命先生非常准确地告诉她家人的情况时,他听从了主人的建议。师父说她的家人有困难,要求她支付救命的钱,所以她通过微信、支付宝等转账方式给钱。

后来,李安琪向张馨月介绍了男朋友“袁浩宇”和他的妹妹。张馨月从未见过这个“男朋友”,也从未与对方打过电话、视频电话或语音电话。

2016年3月的一天,当张馨月和算命先生兼男朋友李安琪聊天时,他发现李安琪的回复戴着一个乐队。后来,李安琪承认她扮演了算命师、男朋友和姐姐的角色。李安琪第二天返还张馨月约60万元,并承诺在3月27日晚返还剩余部分。但是那天,李安琪输了联赛。

3月28日,张馨月报了警。在庭审材料中,北京新诺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显示,3月24日,李安琪对张馨月说:我每月给你60万元。此后,张馨月多次敦促李安琪还钱,但文件材料显示,李安琪没有回复。

李安琪因诈骗被判入狱10年。

北京西城检察院于2017年1月22日在西城法院提起公诉。检方指控李安琪在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期间,编造多个字符与张馨月沟通,诈骗张馨月总计129万元。

2016年3月24日,张馨月发现李安琪被骗后,他向张馨月返还了59.5万元。3月28日,张馨月报了警。4月5日,警方在北京朝阳区的一间公寓逮捕了李安琪。4月27日,李安琪的母亲代表李安琪返还了80万元。

2017年12月28日,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判决,认定李安琪犯有诈骗罪,判处其10年有期徒刑,并处1万元罚款。

李安琪拒绝接受判决后,他向法院提出上诉。

李安琪声称张馨月错误地指责被告指出证据不足。

李安琪否认了聊天记录的内容,认为这完全是张馨月捏造的,李安琪的辩护律师认为不能排除张馨月的捏造。

Defender认为,作为最终判决的关键聊天记录,张馨月的手机直到第一次审判才提交检索证据。由提供的聊天记录由张馨月本人打印、捕获和记录,证据来源不明。

一审判决中也明确提到,张馨月的手机有他的个人隐私,不能提供给公安机关。聊天记录的证据材料是他自己打印的。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还指出,本案电子证据在提取过程中存在缺陷,但经公安机关纠正和解释后,可以做出合理解释,并具有相应的证据能力予以认定。

维权人士还指出,如果李安琪虚构了三个人的身份,同时使用四个微信号与张馨月沟通,就需要不断切换微信号或微信软件,或者使用多个手机。手机或腾讯微信系统上应该有大量的痕迹。然而,这方面的证据不足,不能仅靠口供来确定。此外,李安琪的口供也有很多矛盾,与张馨月提供的聊天记录大相径庭。

其中,李安琪的声明称,他的苹果手机主要是用来冒充算命先生和张馨月聊天,但评估意见没有提取算命先生账户登录的信息,也没有提取张馨月和算命先生的聊天记录。张馨月男友“袁浩宇”的微信账号已被取消,当时李安琪已经被拘留,不能这么做。此外,取消账户需要取消微信密码,解除相应的应用和网站绑定,并结算财产。李安琪不能操作。所有这些都表明该帐户被其他人使用。

辩方认为,李安琪留学回国后,创办了自己的奢侈品销售业务,并经常应张馨月的要求为他购买奢侈品。双方有经济交流的基础。

李安琪的母亲说张馨月自从回到中国后就没有固定的工作。在和男朋友交流的过程中,她仍然喜欢服装、鞋、包和化妆品等奢侈品。她经常向李安琪借钱,代表她借车或购买奢侈品。迄今为止,张馨月仍欠李安琪钱。

还押400天后,将于11月4日举行预审会议

2018年9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发回重审。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张馨月与被告人李安琪之间货币兑换的原因、金额和微信记录是否与案件事实的认定直接相关,需要进一步核实。根据法院在审判期间的核实,上述证据可能会进一步得到加强。

此外,由于上诉人和辩护人对案件事实的确认有重大异议,辩护人在庭审期间多次提供大量证据。为了充分保护上诉人的辩护权,让辩护人有足够的时间获取、补充和完善证据,司法机关还需要时间核实和核实辩护人提供的证据。

第二次审判宣布后,李安琪的辩护律师徐鑫向法院申请李安琪在审判前获得担保人,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李安琪的母亲已经患了癌症,她坚信自己的女儿是无辜的。据她说,她一直无法联系张馨月。

在李安琪被拘留了1296天后,该案在400天后被发回重审,李安琪的母亲告诉《北京日报》记者,该案将于11月4日举行预审会议,这也得到李安琪律师徐鑫的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