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人画情缘:打造金山版“清明上河图”


?

五河市越郊金山枫jing镇位于上海和浙江的交界处。千年农业文明已经创作了幅散发着泥土和芬芳的金山农民画。

金福林的农民画家族的四代人陈福林用数千个不同时代的农民画讲述了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故事.

来源:从壁画到农民画

陈福林(Chen Fulin)生于1943年,曾是该村的泥瓦匠,负责建造炉灶和抽炉灶。在1950年代,中宏村的习俗除了用砖石砌筑外,还用灰泥粉刷了壁画。业余时间,他在炉子上为村民创造了各种喜庆图案,使陈福林突然在村里出名。

陈福林着迷于绘画,将帆布从火炉搬到纸上。白天工作,晚上油漆。颜料逐渐从黑色的锅底灰,红色的大芝麻,青色的豆叶和其他土壤材料变为水彩颜料。

“这就像用毛笔写日记来记录日常耕作场景和习俗。”陈福林创作了诸如《农忙的早晨》 《修水车》 《打麦子》之类的作品,并探索了使用更多不透明的水粉颜料。粗糙的线条和鲜艳的色彩使其成为一个独特的场景,勾勒出炎热的乡村景色。

1965年3月,陈福林作为农民画的代表参加了上海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群众艺术研讨会。作品也被发送到展览,当时确实是“稀有”。逐渐地,准备尝试的农民越来越多。村里的五六人艺术团队为村集体创作了《饲养场》系列作品,共140余件。这种对原始生态艺术的回归引起了文化部门的关注。

1976年,上海美术馆举办了“金山农民画展”,陈福林等162件作品进城。 1980年,“上海金山农民画”在北京国家美术馆展出,被誉为“中国最好的民间艺术”。陈福林也是金山第一代农民画作家。

发展:新农村的新农民绘画

在陈福林的影响下,他的妻子王美英也摸了摸。描绘农村妇女生活的《村史家史》被选为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礼物。陈福林一家的两个女儿从小就惊呆了。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能够帮助我的父亲画颜色。 2007年,金山农民画被选为第一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8年,枫jing镇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农民画村,农民画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

长女陈秀的婚姻更像是一幅农民画。陈秀和高峰因他们的艺术和感召力以及他们的婚姻而成为农民的标准绘画屋。

千变万化的新农村使农民的画作进入井喷。为了保护原创性,两人率先在凤井古镇注册了原画商标“鸿升火”,成为第一位注册商标的“画派”农民画家,开创了限量原版收藏模式。作品。为了保护农民画家的知识产权,鼓励更多农民画家“独立创作”。父亲的愿望是让农民汲取长久的生命力。

由于有农民画,村子里有很多好奇的中外游客。陈福林的小女儿,陈惠芳在农民画村的工作室,成了交换农民画的“宾馆”和“工作室”。

丈夫沉林迪也爱上了丹青。陈福林的两个孙子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艺术品多次获奖。在闲暇时光,他们还将与孩子们见面,画农民画,使祖父的独特技能得以持续发展。

陈福林的老母亲钱银珍(音译)看到大三生在画画,所以他也戴了老花镜,画了一些民俗习俗,例如怀念童年的灯笼,水乡的庙宇和小木屋。它在半个多世纪前重新出现。金山海关。

继承:全家为“生活和生活护理”画一幅画

一起工作,成为了家庭的保留曲目。在陈慧芳看来,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的特点:“父亲经历了一个伟大而有朝气的伟大时代,他的画作大多是大场面;祖母看电影,庙宇,灯笼等民间元素时非常生动;母亲的用画作鞋衣服干燥等场景很多,生活氛围浓郁。“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画出每个时代的特征,形成一个长卷轴来展示农村发展的历史呢?

从1998年到2002年,这个家族的三代人历时四年,最终完成了26米长的卷《桃花映面红》。这幅画列出了农村地区的50多个职业,1,600多个字符和当地的民俗。凤井地区位于千年古镇。它被称为金山农民画的清明河畔画。

儿童的记忆,民俗庙宇,划船社区和其他民俗习惯,新农村的机械化收割,农民的集中居住,乡村创意公园,“高层”寄宿家庭,农民画,集中长江以南的广大农村地区在不断变化和发展。

未来:金山农民画走向世界

国籍也是世界。在过去的60年中,陈福林的家人创作了近千幅画作。他被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爱好者订购和收藏。国内外有50多部作品获奖。在陈福林的工作室里,她多年来收集媒体报道以及报纸和画作。这本书有一张泛黄的印刷品,一页一页的剪裁,讲述了这个金山农民画家族的传承与发展。

随着田野的微风,芬芳的土壤农民画不仅是陈福林家族的记录,而且反映了农民绘画艺术的变化,是发展与进步的缩影。上海农村地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