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工与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劳动法咨询4天前我想分享

从滴水到出租车,从外卖到在线就业,共享经济正在涌入人们的生活,用户也在呼唤方便。然而,许多“网络相关工人”面临“三不”现象,如未签订劳动合同,不支付社会保险和劳动保障不足。网络工作者和在线平台之间的劳资纠纷也随之而来。那么,“网络合同”和“平台”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基本情况

小欣是一名手机维修工程师。 2016年9月3日,小欣去了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从事手机维修工作。小欣通过技术公司的手机APP接到订单,为公司的客户提供上门维修手机服务。当客户在移动APP中下订单时,公司客户服务负责接收订单,然后在下订单时根据主人的位置安排工单。但是,2017年9月,科技公司让小欣签下《工程师兼职劳务协议》,然后双方无法达成协议。该技术公司于10月25日通过微信和短信向小新发出《解除合作通知函》,因此小欣告诉科技公司。来到法庭。

法官的陈述

劳动者和网络平台对就业性质存在争议。网络平台是基于双方签署的合作关系协议,主张双方没有劳资关系。本案的有效判断认为,如何确定就业性质不应直接采用表面证据,而应始终坚持以“下属”作为劳动关系认定的核心。本案判决很好地贯彻了劳动法的精神,为规范网络就业提供了合理的途径。 “互联网+”所产生的共享经济中的劳资关系表现出新的特征,劳动关系的随意性,劳动者的相对独立性和劳动合同的随意性,这些都为劳动关系的识别带来了新的挑战。但是,现行法律确实落后了,所以在现有规范下,对于新形势,我们要紧紧依附劳动法的精神和实质,审视劳动事实,以突破表面证据的束缚。努力恢复案件的事实,更好地保护工人的权利(挑起原文)。

收集报告投诉

从滴水出租车到共用自行车,从外卖餐到在线就业,共享经济竞争进入人们的生活,用户为了方便和快速而大喊大叫。但是,许多“净合同工”面临“三不”现象,如未签订劳动合同,不缴纳社会保险和劳动保障不足等。净合同工和净合同平台之间的劳资纠纷也随之而来。那么,“网络契约”和“平台”之间的关系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基本事实

小新是一名手机维修工程师。2016年9月3日,小欣到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从事手机维修。小欣通过科技公司手机应用程序接受订单,为公司客户提供家修手机服务。当客户在移动应用程序中下订单时,公司客服负责接收订单,然后在下订单时根据主机的位置安排工作订单。不过,2017年9月,科技公司让小新签署了《工程师兼职劳务协议》,随后双方未能达成协议。科技公司于10月25日通过微信和短信向小新发布了《解除合作通知函》,小新这样告诉科技公司。上了法庭。

法官声明

劳动者与网络平台在用工性质上存在争议。网络平台以双方签订的协议为基础,同意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本案的有效判决考虑了如何确定就业性质,不应直接采纳表面证据。相反,应始终坚持以“下属属性”为核心的劳动关系识别。本案判决较好地贯彻了劳动法精神,规范了网络就业。给出了合理的处理思路。“互联网+”所产生的共享经济中的劳动关系呈现出新的特点,劳动关系建立的随意性、劳动者工作的相对独立性、劳动合同签订的随意性等都带来了劳动关系的认同。新挑战。但是,现行法律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在现有规范下,针对新形势,要紧扣劳动法精神实质,对劳动事实进行审查,从而突破表面证据的桎梏,努力还原案件事实。更好地保护劳动者的权利(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