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批评:事后诸葛式苛责 是对章子欣家人的二次伤害


原创大教育评论2011.7.17我想分享7月17日,人民网转发了北京新闻评论《章子欣走了,别用“事后诸葛式苛责”伤其家人》。评论说有些人道德审判了张子新的家人,并将他们的监护权归咎于失职;其他人把他们归咎于他们的后果,并指出他们的错误,并且两次将“错误”训斥为“罪”。伤害。疼痛

评论指的是一位记者的文章《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引用了一句话“没有看到太多的痛苦,更多的痛苦是看不见的”。这非常合适。那么,评论的文章来自哪里?

我们验证了《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已转发多个媒体。例如,万维网,东方信息,新浪财经,大河网等。其实这篇文章的来源是上官新闻,作者是顾杰,具体时间是18:32。

这篇文章说:我记不清有多少次我沿着山路去了张子心家,我记不清有多少次我的祖父母泪流满面。自事件发生以来,互联网上对家庭的各种猜测甚至被恶意指责。作为记者,他们也在眼中。通过实地采访,文章认为张子新的“祖父母是非常朴实善良的人”。

文章末尾的两段是:痛苦没有消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将分散在山中,分散在村里,并散布在一个普通人的家中。但我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天地是仁慈无尽的,人们最终会走出这座山。

我们觉得有必要强调,互联网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指责张子新的祖父母。《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这篇文章也是关于一些人的。在本文第三段开头,“一些网民对疼痛的理解过于简单,而且几乎是一个孩子的游戏”就是一个证明。

绝大多数网民都很善良。从报告开始,他们就担心张子新的孩子的命运。在结果公布之前,他们仍然不想相信这种悲惨的结果。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我一直在寻找半夜的新闻,而且很难再次阅读。成为这样一个孩子真是太难了。愿你下辈子有一个温暖的家!

报告/反馈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7月17日,人民日报在线转发了“新京报”《章子欣走了,别用“事后诸葛式苛责”伤其家人》的评论。评论说有些人道德审判了张子新的家人,并将他们的监护权归咎于失职;其他人把他们归咎于他们的后果,并指出他们的错误,并且两次将“错误”训斥为“罪”。伤害。疼痛

评论指的是一位记者的文章《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引用了一句话“没有看到太多的痛苦,更多的痛苦是看不见的”。这非常合适。那么,评论的文章来自哪里?

我们验证了《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已转发多个媒体。例如,万维网,东方信息,新浪财经,大河网等。其实这篇文章的来源是上官新闻,作者是顾杰,具体时间是18:32。

这篇文章说:我记不清有多少次我沿着山路去了张子心家,我记不清有多少次我的祖父母泪流满面。自事件发生以来,互联网上对家庭的各种猜测甚至被恶意指责。作为记者,他们也在眼中。通过实地采访,文章认为张子新的“祖父母是非常朴实善良的人”。

文章末尾的两段是:痛苦没有消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将分散在山中,分散在村里,并散布在一个普通人的家中。但我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天地是仁慈无尽的,人们最终会走出这座山。

我们觉得有必要强调,互联网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指责张子新的祖父母。《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这篇文章也是关于一些人的。在本文第三段开头,“一些网民对疼痛的理解过于简单,而且几乎是一个孩子的游戏”就是一个证明。

绝大多数网民都很善良。从报告开始,他们就担心张子新的孩子的命运。在结果公布之前,他们仍然不想相信这种悲惨的结果。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我一直在寻找半夜的新闻,而且很难再次阅读。成为这样一个孩子真是太难了。愿你下辈子有一个温暖的家!

报告/反馈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