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妖记:第五十回 王 母 误 爱 黑 妖 女,果 老 指 意 戏 金 星


牛金星来到峨眉山,进了普贤殿,见文殊和母亲还在那里等候。傻丑妹见了牛金星忙问:“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牛金星讲了经过,傻丑妹听了,才出了一口气说:“总算有个结果了。”

普贤说:“这还了的,一个黑妖女,竞进了天宫,到了玉帝身边,而且倍受宠爱。若不除了她,以后我们的事业还怎么干?我上天去启奏玉帝,马上除了黑牡丹。”

文殊说:“姐姐说的极是,只是还有一件事未考虑周到。”

普贤说:“什么事?”

文殊说:“现在我们只知黑牡丹是妖女,但对她是怎样进的天宫,还不清楚。更何况玉帝迷恋着她,王母也护着她,现在你先去启奏玉帝,也不会有好的结果的。”

42492e24-8026-402e-b9a1-09217cee9e83

那老头:“哈哈”地笑了笑说:“孩子不大,口气不小,你一个毛孩子才有几斤重,还能压坏了我的驴。你若将我的驴压坏了,不用你赔我驴,也不要你的钱。”

牛金星说:“你说话可要算数呀。”

老头子说:“我这么大年纪,还能说话不算数,你只管来骑。”

牛金星想,今天你这个老头子,算是碰上“好”运气了。我把你的驴压死,看你还有什么话说。翘腿就要上驴,却被老头子拦住了。

牛金星说:“你后悔了?”

老头子说:“岂有后悔之理,我且问你,若你压不坏我的驴呢?”

牛金星说:“我若压不坏你的驴,我给你黄金万两。”

老头说:“你说话要算数呀。”

牛金星说:“我几时说过不算数的话呢。”

老头拍了拍驴背说:“老伙计,这下咱可有好买卖了,你这次辛苦的值了。小伙子,上驴吧。”

牛金星一跃上了驴背,他原估计只这一下,就可以把这个瘦驴压倒,可驴却一动也不动地站在了那里。他用了千斤之力压了下来,驴的背稍弯了弯,还是动也未动。他又用万斤之力压了下来,驴的背又稍弯了弯,抬起头“咴”地叫了一声,还是动也未动。牛金星想,看来这个瘦巴巴的驴,力气还真不小,干脆把它压扁了算了。他口中念念有词,聚了百万斤之力,又压下来。驴背又弯了一下,又“咴咴”地叫了几声,背向上一挺,又挺直了。看来是无法将这个瘦巴巴毛驴压服了。牛金星这万两黄金是输定了,可他到那里去弄那万两黄金呢?到那时随便变化一些给他算了。

老头子说:“小孩,你骑好了吗?”

牛金星说:“骑好了,咱们上山吧。”

老头拍了下驴屁股说:“伙计走吧,一会儿咱驮上万两黄金回来,好好地犒劳犒劳你。”

驴一抬蹄,走了起来,它确实已很吃力了。蹄踏在土上,陷下一行深深的脚印,踏在石头上,便火星四溅,岩石上留下一行深深地蹄印。 来到恒宗殿前的石牌坊前。老头停下了驴说:“小孩,你可以在此下驴了,前边就是恒宗殿。恒宗对面的半崖处,便是飞石窑,飞石窑有寝宫和梳状楼,还有还元洞,其洞深不可测,在恒宗殿右侧的山崖上,有一出云的洞,名曰:‘白云洞’,还有会仙府,会仙府后有会仙洞,你自己去吧,回来时别忘了,给我万两黄金,我在此等候,你是偷跑不了的。”

牛金星下了驴说:“谢谢老头。”

老头说:“张罗了这么一会儿,就累了,果然是老了,我在阴处休息一下,你去吧,我在阴处等你。”说完拾了个地方躺下,没有等牛金星走去,就打起了呼噜。

牛金星来到恒宗殿,殿中空无一人,一付十分荒凉的景象,想恒山神一定在寝宫,出了恒宗殿,抬头一看,困见半山崖有一洞穴,气腾腾地向外冒雾气。洞旁书四个大字:“白云洞穴”。他又来到飞石窑,寝宫中空无一人,梳妆楼也空空如也,到还元洞口一看,洞黑乎乎地深不见底,恒山神那里去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又只好顺路走了下来,来到牌坊下,那老头和驴都不见了,四下张望,也不见影。欠了他万两黄金,他怎舍地一走了之呢,这个老头也憨到家了。又返复地想了一会儿,那瘦巴巴地驴能驮动百万斤,说明它不是凡种,老头那句:“张罗了这么一会儿,就累了,果然是老了。”这不正隐射出“张果老“三个字吗。对了,这个老头原来是中八仙中的张果老,怪不得他能唱出那阴不阴,阳不阳的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