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通报六类违法违规行为,涉41家上市公司


?

最近,上海证券交易所报告了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违规行为的处理情况。

从处理结果来看,共制定了11项公开谴责决定,30项通知批评意见和45项监管关注决定,共计86项,去年同期的案件数量为75项。其中,严重违反规定的两名负责人,公开承认三年,不适合上市公司的高度监督。该案件共处理了41家上市公司,149名董事,40名股东和6名财务顾问项目发起人,1名年度审核机构和2名年度审计师,共计198名,而去年同期为179名。

从案件类型来看,上海证券交易所今年上半年重点关注以下六类违规行为。

首先是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本占用和不合规保证等恶性违规行为。自去年以来,部分控股股东的资金链紧张,因此上市公司资源的违规行为以及通过资本占用和违规担保实现利益转移的现象有所增加。目前,根据对2018年年度报告的回顾,上海证券交易所已对10多个单一基金占用和违规担保案件发起公开谴责程序,并将在处理后向市场披露。

其次,合并和收购中违反高绩效承诺的行为尚未完成。自2015年以来,并购变得越来越活跃,一系列闪烁式的并购导致频繁的“三高”重组,估值高,声誉高,承诺高。最近,三年业绩承诺期已到期,而相关资产的一些“三高”重组已难以履行其业绩承诺。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重点关注初步预测信息披露,后续标准资产整合控制,重大资产重组方履约承诺履行等重大违规行为。相关案件近8件。例如,由新日恒力重组的贸易伙伴未能与上市公司合作,谨慎披露相关资产的预测信息,未履行履约补偿和回购承诺,导致上市公司失去对上市公司资产的控制权。价格高昂,遭到公开谴责;作为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医疗股东在相关资产履行不符合标准后,未能及时完成履约补偿承诺并受到批评。

第三,公司管理层在重大交易中做出了不合理的不当行为。在上市公司重大交易的投资决策中,收购目标的履约承诺和许可资格对整个交易至关重要,对投资者的决策和未来预期产生重大影响。管理层应充分评估并作出审慎的决定。近年来,上市公司未能认真决定重大资产交易的相关规划和安排,这已经危及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频繁发生。在案件处理方面,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了实质性判断,没有勤勉尽责地履行了董事长和董事会成员的领导责任,处理了近8起案件。

第四,上市公司利用敏感信息的概念来推测违规行为。概念炒作一直是A股市场的主要疾病。在早期阶段,科技板块,风险投资企业,5G等概念已经引起了市场的追捧。一些上市公司利用上述热门话题概念发布虚假宣传内容,误导投资者,引发股价波动,影响证券市场。订购。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还处罚了四个概念的虚伪违规行为,以维护市场稳定,同时加强对这一概念的监督。典型案例包括ST Chengcheng披露巨额投资资金,成立一家从事科研的大公司。但是,经过监督和监督,公司仍然拒绝及时披露公司实际从事租赁业务并受到公开谴责;浙江富润,宁波韵升,通过SSE E互动平台,剑桥科技发布了外商投资科技企业和5G相关业务等事宜。相关信息不准确,不客观,不谨慎。

第五,中介机构没有勤奋地履行职责。中介机构是资本市场治理的重要防线。他们应该勤勉地履行职责,谨慎履行核查和专业监督等法律义务。对于不勤奋,尽心尽责的违法行为,及时查处,认真纠正,督促中介机构重新履行职责,履行“看门人”的职责。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共处理了6家重大金融资产重组项目发起人和2名年度审计师。

第六,募集资金的使用不规范。募集资金的管理和使用是上市公司非标准经营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也可能对投资者利益的丧失构成隐患。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及时查处了2个单一募集资金使用违规行为,督促公司规范募集资金的存放和使用,确保公司顺利运作。筹款项目。例如,* ST秋林未及时将募集资金返还特别账户,相关信息披露不真实,并受到纪律处分;小康股份以募集资金取代预投资自筹资金,未能履行决策程序和处罚义务,并受到监督。

据介绍,下一步将按照中国证监会的部署要求,努力增强自我监管措施的威慑力度,提高监管的准确性和有效性,增加违规上市公司的成本,并引导并敦促上市公司重返其主营业务。注重管理,努力提高质量。同时,继续加强原有的预防,监督,服务监督,通过培训,微观课程,监管问答等方式加大服务力度,减少对上市公司的无意违规行为。

(原标题《案件处理共涉及41家上市公司和1家年审机构,合计198人次 上交所通报六类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