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对美加税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单”公布 缓解进口企业困难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9月11日发布公告,宣布了美国和加拿大首次将关税产品排除在外的第一份清单。

为什么要列出排除清单?审核标准是什么?首批排除列表中包括哪些项目?实施排除措施对企业和消费者有什么影响?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具有审查和拒绝申请的三个标准

第一批美国和加拿大关税商品排除清单于2019年9月17日实施。此排除清单中有16个项目。据了解,产品范围涵盖近300家申请人企业,约占申请人企业的三分之一。主要农产品有虾苗,乳清饲料,黑貂,鱼粉等。工业原料,例如农药原料,脱模剂,润滑剂,油脂,润滑油;抗癌原料,医用直线加速器及其他医用工业原料和设备。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有三项审查和拒绝申请的标准:第一,很难找到替代货源。第二,对申请人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第三是征收关税。相关行业已造成重大的负面结构影响或严重的社会后果。

具体的排除措施主要包括:对于进入排除清单的货物,自清单实施之日起一年内,我将不征收针对美国301反措施的关税;如果符合退税条件,将退还已经征收的关税。

重要的是要注意,商品排除范围不限于申请人公司。在排除清单中的商品时,无论是否提交了排除申请,进口企业都可以享受排除措施。

据了解,由于有企业提出,被排除在外的产品属于某个税目下新上市的一部分,海关执行情况有待进一步研究。为加快进度,将按照“成熟批、排除批”的原则,先公布第一批排除名单。“下一步将及时公布下一批排除名单;第二批5140个税目已于2019年9月2日至10月18日开始受理网上排除申请;下一批将适时开展。对于淘汰商品,相关申请办法将另行公布。

减少进口企业困难,突出“保民生”方向

专家说,在中国针对美国的贸易单边主义措施实施三轮关税反措施之后,其中一些依赖从美国进口商品的工业企业。替代资源很少或很少,生产和运营成本增加,企业面临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建立排他性机制可以有效降低企业的进口成本,减缓下游产品和终端消费的价格波动,增强企业信心,稳定市场预期。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赵志平说:“这是中国财税领域的重大制度创新。”

“第一批排除清单中的商品主要是农业生产材料,关键原材料,医疗设备等。目前,基本上不可能从美国以外的市场获得替代品,这与相关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审查的标准。”农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田志宏说,鱼粉是中国畜牧业的主要饲料。它每年从美国进口约10万吨。征收关税后,进口量并未减少,表明需求坚挺。排除该清单可以降低畜牧业的生产成本。

首批排除名单中的'宝民生'的政策取向非常明显。”赵志平分析说,为了确保人民的药物需求,美国的反清单中没有抗癌药物,加拿大关税;但是,吉非替尼抗癌原料药(如卡培他滨)属于税收分类中的化学产品,因此它们在早期就已包含在生产量中。 “这次,这些商品被选为非全税商品,将其列入排除清单是为了防止税收增加的成本向下游转移,并增加人民的医疗负担。”

已发布的排除项目列表中只有16项,但实际覆盖率并不低

专家说,目前,加拿大,美国,欧洲联盟等有关税消除措施,而世贸组织有系统的安排。

自从发生经济摩擦以来,美国还采取了一些排斥措施。目前,已经发布了八批排除清单。 “这次中国宣布的商品只有16个,但实际覆盖面并不低。美国排除的商品属于10个税项以下,其中大多数是非全额税项;我们的16个项目中有一半属于8个税项以下所有税项。”中国国际商会法律服务部专家陈怀胜说。

“此外,从排除程序上看,美方允许A企业对B企业的排除申请提出质疑,这个过程互动、摩擦较多,导致排除企业范围大幅缩减,时间拖延,企业间矛盾加深。而我们的措施高效落地,有利于凝聚社会共识。”陈怀生说,目前美国企业已提交了上万份排除申请及意见,但只有小部分获得受理,大多被搁置。“美国发布第一批次清单最快用了5个月,其他大多数批次用了一年的时间,我国只用了3个月。”

田志宏表示,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会统筹考虑、密切关注两个清单的影响。“事实上,在反制清单的制定过程中,就已经考虑到相关进口商品的可替代性、保持产业链完整等各种因素。”他表示,在前期加征关税时,已把多数不可替代商品排除在外,目前提出排除申请企业涉及的商品,在反制清单中原本就占比较小,予以排除后,不会对反制效果产生明显影响。

(责任编辑:畅帅帅)

守重企业年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