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康家》堪比河南版《白鹿原》,河南卫视终播一部好剧


  文马庆云

  7月19日晚间,电视剧《河洛康家》在河南卫视首播。这部电视剧2012年便已经拍摄完成,不知为何,一直积压到了现在,才正式上星卫视播出。该剧主演陶红、胡海锋等人,阵容不算强大。不过,编剧则是著名作家李佩甫老先生。李老是河南方面举足轻重的文学家。

  

  这部《河洛康家》可以看做是李佩甫老先生创作的一部河南版的《白鹿原》。李老打算通过河洛康家大跨度的历史内容,来呈现河南传统耕读世家的仁义礼智信等优良品性。而这种从清末到民国的历史跨度之下,又能从康家管中窥豹,窥探整个的民族秘史。

  在电视剧当中,李佩甫老先生通过自己创作出来的人物,一直在呈现自身的家国天下大情怀的思考。这是一般的闹着玩的电视剧所没有的情感因子。比如,在首播的剧情当中,康家大儿子主持黄河抢险,为了让河工不饿死,而以身触法,抢了漕运粮食,最终这位进士出身的官员在抢险当中殉职。

  

  这其实正是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的大情怀的集中体现。在李佩甫老先生的诸多作品当中,都不乏这样的人物角色。他们思考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问题,并且愿意为民众牺牲自我。以《河洛康家》首播剧情来论,抢漕运粮食,赈灾河工,于己只有害处,没有益处。但是,没有粮食,就没有力气,就不能保住河堤。不能保住河堤,河南老百姓就是尸横遍野。

  这其实就是范仲淹所言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朴素的道德情怀。这种道德情怀,在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当中,得到了非常明确地展示。对于《河洛康家》在河南卫视的首播,演员和导演组的努力都十分重要,但李佩甫老师的个人印记,尤其重要。看《河洛康家》。实际上就是看李佩甫的个人思想,?此募夜煜乱馐丁?

  

  李佩甫这位老作家,在行文风格上,与陕西的路遥颇为相似。他们都善于创作苦难,但在苦难的同时,呈现一种战胜苦难的人性力量。两位作家在自己的作品当中,都是热情讴歌这种战胜苦难的力量的。因此,我们很容易在他们的作品当中找寻某种生存的力量感。类似《城的灯》、《平凡的世界》这样的作品,可能很是感动了一代人。

  这是传统作家的重要特征,呈现苦难、讴歌精神。而从本质上而言,无论是已经去世的路遥,还是依旧保持创作力的老作家李佩甫,他们都是典型的传统文人叙事笔法。苦难的内容,是用来关照生存精神的,老作家们并不更深入地鞭挞苦难,而是更精湛地讴歌战胜苦难的生存意志。

  

  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应该结合河南的另一位作家来一起读,他就是刘震云。两位河南最优秀的作家,在苦难叙事的选题上,是一致的,但是,对于苦难的陈述方式,则是不同的。李佩甫老先生重在讴歌战胜苦难的精神,而刘震云老师重在反思族群何以产生如此之巨的苦难。在反思的过程当中,刘震云老师的笔触甚至生出了不少的讽刺。因此,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好似苦难的玉米粥,而刘震云老师的作品则是人生的辣椒面。

  《河洛康家》在呈现苦难之后,展现了更多的人性上的胜利,通过自身地努力,战胜了苦难,迎来了更多的曙光。反观《白鹿原》,尤其是陈忠实老先生笔下的《白鹿原》,在战胜苦难的态度上,则是迷茫的苦难成为一种永恒的东西。人性是否能够战胜苦难?不同的作家,会给出不同的态度。

  

  比之于一般的青春偶像剧,只有甜腻的爱情,没有接地气的生存意志,这部《河洛康家》已然是非常优秀的了。小孩子们更愿意看那些巧克力糖式的男男女女们奢华的爱情故事,愿意在电视机当中找寻一种衣食无忧、俊男靓女的生活方式,并且陶醉其中。但成年人,会更知道,《河洛康家》这类正剧,才会有一种生存的力量感。这种力量,正是尼采《悲剧的诞生》当中的直面生命深渊的东西。

  文马庆云

  7月19日晚间,电视剧《河洛康家》在河南卫视首播。这部电视剧2012年便已经拍摄完成,不知为何,一直积压到了现在,才正式上星卫视播出。该剧主演陶红、胡海锋等人,阵容不算强大。不过,编剧则是著名作家李佩甫老先生。李老是河南方面举足轻重的文学家。

  

  这部《河洛康家》可以看做是李佩甫老先生创作的一部河南版的《白鹿原》。李老打算通过河洛康家大跨度的历史内容,来呈现河南传统耕读世家的仁义礼智信等优良品性。而这种从清末到民国的历史跨度之下,又能从康家管中窥豹,窥探整个的民族秘史。

  在电视剧当中,李佩甫老先生通过自己创作出来的人物,一直在呈现自身的家国天下大情怀的思考。这是一般的闹着玩的电视剧所没有的情感因子。比如,在首播的剧情当中,康家大儿子主持黄河抢险,为了让河工不饿死,而以身触法,抢了漕运粮食,最终这位进士出身的官员在抢险当中殉职。

  

  这其实正是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的大情怀的集中体现。在李佩甫老先生的诸多作品当中,都不乏这样的人物角色。他们思考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问题,并且愿意为民众牺牲自我。以《河洛康家》首播剧情来论,抢漕运粮食,赈灾河工,于己只有害处,没有益处。但是,没有粮食,就没有力气,就不能保住河堤。不能保住河堤,河南老百姓就是尸横遍野。

  这其实就是范仲淹所言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是中国知识分子最朴素的道德情怀。这种道德情怀,在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当中,得到了非常明确地展示。对于《河洛康家》在河南卫视的首播,演员和导演组的努力都十分重要,但李佩甫老师的个人印记,尤其重要。看《河洛康家》。实际上就是看李佩甫的个人思想,看他的家国天下意识。

  

  李佩甫这位老作家,在行文风格上,与陕西的路遥颇为相似。他们都善于创作苦难,但在苦难的同时,呈现一种战胜苦难的人性力量。两位作家在自己的作品当中,都是热情讴歌这种战胜苦难的力量的。因此,我们很容易在他们的作品当中找寻某种生存的力量感。类似《城的灯》、《平凡的世界》这样的作品,可能很是感动了一代人。

  这是传统作家的重要特征,呈现苦难、讴歌精神。而从本质上而言,无论是已经去世的路遥,还是依旧保持创作力的老作家李佩甫,他们都是典型的传统文人叙事笔法。苦难的内容,是用来关照生存精神的,老作家们并不更深入地鞭挞苦难,而是更精湛地讴歌战胜苦难的生存意志。

  

  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应该结合河南的另一位作家来一起读,他就是刘震云。两位河南最优秀的作家,在苦难叙事的选题上,是一致的,但是,对于苦难的陈述方式,则是不同的。李佩甫老先生重在讴歌战胜苦难的精神,而刘震云老师重在反思族群何以产生如此之巨的苦难。在反思的过程当中,刘震云老师的笔触甚至生出了不少的讽刺。因此,李佩甫老先生的作品好似苦难的玉米粥,而刘震云老师的作品则是人生的辣椒面。

  《河洛康家》在呈现苦难之后,展现了更多的人性上的胜利,通过自身地努力,战胜了苦难,迎来了更多的曙光。反观《白鹿原》,尤其是陈忠实老先生笔下的《白鹿原》,在战胜苦难的态度上,则是迷茫的苦难成为一种永恒的东西。人性是否能够战胜苦难?不同的作家,会给出不同的态度。

  

  比之于一般的青春偶像剧,只有甜腻的爱情,没有接地气的生存意志,这部《河洛康家》已然是非常优秀的了。小孩子们更愿意看那些巧克力糖式的男男女女们奢华的爱情故事,愿意在电视机当中找寻一种衣食无忧、俊男靓女的生活方式,并且陶醉其中。但成年人,会更知道,《河洛康家》这类正剧,才会有一种生存的力量感。这种力量,正是尼采《悲剧的诞生》当中的直面生命深渊的东西。

达到当天最大量